军事

网购品维权三重门鉴定难保修难诉讼难

2019-05-15 01:03:22来源:励志吧0次阅读

原价上万元的商品,在大型电子商务站只卖2折,而且还标识是行货,上真能掉馅饼?调查发现,这些商品不但没有品牌方的授权,其中不少可能是所谓的A货,或者就是赤裸裸的假货。

购品乱花渐欲迷人眼

从事金融行业的王娜打算给自己和先生买份结婚纪念日礼物。听朋友说品电子商务站价格便宜一点,结果到走秀一看,发现自己看中的同款巴宝莉经典情侣对表,专卖店售价近万元,站售价仅为2000元左右。

事实上,除了专营跳楼价品的专业站外,很多大型电商站也介入了品销售,这些航空母舰级电商站上销售的品价格也一样诱人。

在京东站上,看到,一款施华洛世奇爱心型的链坠售价880元,而在北京西单的专卖店里,这款链坠的售价为1300元,上售价为专卖店定价的7折不到。

价格看起来如此诱人的品在第三方站上购真的安心吗?这些品的来源又如何?

事实上,即便是京东这样的大型电子商务站也多次被品牌商称并未授权,保存对其行使法律手段的权利。而广受关注的全球络团购业鼻祖美国Groupon在华合资站高朋涉嫌销售假天梭表事件,也终以高朋承认合作商家提供虚假代理资质信息,并表示对消费者提供赔偿告终。

施华洛世奇、古驰等品牌均表示,并没有与京东等站合作。与此类似,瑞表企业管理(上海)有限公司发表声明称,该公司为TISSOT(天梭)手表在中国内地的授权进口商和总经销商,负责天梭表在中国的相关业务,并没有在当当等电子商务站上销售品牌产品。

天梭相关负责人同时对表示,此前消费者从高朋团购买到的天梭手表经公司鉴定均为假货。高朋也证实,经核实发现合作商家--天津市金三商贸有限公司向其提供了虚假的代理资质信息,站除先行动所有参与此次天梭表团购的消费者提供全额退款以外,还提供200元现金赔偿。

业内人士指出,电商站的品来源,犹如高朋站一般公然售假有之,更多的还是平行进口或者是海外代购渠道的产品,另外,也有品牌方试水授权第三方站销售。

和坚持不予第三方站授权的国际一线品牌不同的是,另一些走亲民化线路的品品牌则在试图通过自建或借助第三方电子商务站提供授权产品,将品牌扩展到专卖店不能到达的三四线城市。

谁来解开购品维权三重门?

品牌方神龙见首不见尾,鉴定无门;专卖店只认小票不认货,保修不易;付出多,收获少,诉讼困难购品维权遭受三重门。专家建议,破解维权难,需消费者、被侵权品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打出组合拳。

【一重门】鉴定难,品牌方神龙见首不见尾

调查了解到,和巴宝莉一样,古驰、爱马仕、倩碧等品品牌专柜其实不提供鉴定服务。

业内人士介绍,由于市面上像天梭这样对侵权销售主动出击的品牌尚是凤毛麟角,几乎极少有品品牌愿意为消费者提供真假鉴定,而愿意以品牌方身份出面和站进行交涉并愿意出具证明为消费者求偿提供帮助的更是少之又少。

无论是皮具、配件还是化妆品、香水,消费者接触品牌的主要方式专卖店或者专柜,其实并不提供真假鉴定服务。而品牌旗下的专属鉴定中心往往是藏在深闺人未知,即便是在中国区的官上也没有公然的联系方式。

品牌方对打假的冷漠,用络打假团创始人黄相如的话来说:两年来接洽的几百家企业,平均每50家里才有一家愿意打假。

【二重门】保修难,专卖店只认小票不认货

在美国留学的张凯悦说:我在香港品牌授权的钟表行购买的某品牌手表要维修,拿着小票去这一品牌的专卖店,专柜竟然告诉我只接受内地购买的手表,不愿帮我提供服务。

事实上,由于品牌奉行只认小票不认货的政策,没有专卖店开具的购物小票,即便是在专卖店购买的也免谈维修和保养。

【三重门】诉讼难,付出多,收获少

源于络交易的异地性的诉讼难,华东政法大学知识产权学院教授何敏指出,依照我国现行法律的谁主张,谁举证,购维权往往需要公证购买赝品的过程,这1过程常常昂贵而漫长。

同时,消费者在整个法律流程中付出多,收获少。专家分析指出,受侵害方起诉的过程繁琐,时间长,得到的回报却往往不大,因此使不少受侵害者无奈放弃维权。

【专家建言】破解维权难,需消费者、被侵权品牌、监管部门共同努力

消费者应提高自己的保护意识,固然也不能知假买假,为虎作伥。上海市商业经济研究中心首席研究员齐晓斋说。

对很多国际大品牌来讲,他们对于中国消费者权益的重视程度,远远赶不上他们对中国消费者钱包的重视程度。上海汇业律师事务所合伙人吴冬指出,国际品牌的门店遍布全球,其售后服务的标准应当是统一的,而不是多重的。不能因为购买地点的不同,让消费者遭受区别对待。

更重要的还在于站的监管。上海泛洋律师事务所高级合伙人、律师刘春泉建议,鉴戒国外的经验,必须对不诚信企业提高处罚力度,增加企业的违法成本,加大法律的威慑力。

快速缓解痛经的小妙招
痛经小腹痛吃什么
排卵期出血是什么原因
分享到: